笨重的生肖动物 > 至高使命信息页 > 至高使命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span>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1305章 黑脸红脸

    在李天逸踌躇满志的时候,他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电话是邱满堂打过来的。

    邱满堂说道:“李书记,我们省纪委那边刚刚接到张海向省纪委请假前往澳大利亚探亲的申请。但是根据我们了解,张海在澳大利亚并没有任何亲属?!?br>
    李天逸没有想到,这边行动刚刚开始,张海便有了反应。

    李天逸眉头微皱,缓缓说道:“难道这次行动的核心内容,我们又泄密了不成?”

    邱满堂分析道::李书记,我认为,桃州市这边知道我们省纪委提前行动来到桃州市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要说他们知道我们这次行动的细节,我认为可能性并不大。

    因为我们这次行动内容的制定,是在大巴车展开的,一来不可能有人监听到我们的内容,二来参加这次会议的都是各个巡视组的组长和副组长,他们的政治意识和责任心应该都是较过硬的。

    所以我分析,张海很有可能是在投石问路。

    这么多年来,张海之所以能够在纪委部门对他长达六次的调查之全都侥幸逃脱,此人的?;馐犊隙ǚ浅G?。

    而这一次我们出动了这么多行动小组同时到达桃州市,我怀疑他很有可能预感到了一丝?;?,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来投石问路?!?br>
    李天逸轻轻的点了点头:“邱书记分析的非常到位,既然如此,那我们同意他出国吧?!?br>
    邱满堂的表情不由得凝重起来,说道:“李书记,如果张海要是到了国外以后不再回来了,怎么办?”

    李天逸微微一笑,说道:“我认为,既然张海是有意试探我们省纪委有没有发现他的问题,会不会对他采取措施,那么也说明,他心现在也并不确定他的问题是否已经被我们发现。

    如果我们不同意放他出去,那么他相当于已经确认了我们已经发现他的问题,那么势必会疯狂的毁灭所有的证据。但是,对我们省纪委而言,我们现在需要的恰恰是时间。我们需要时间去搜集更多的证据,只有当我们的证据链条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们才能够对他采取措施。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几次对他调查都没有能够成功将他拿下的原因。

    这也侧面说明,此人拥有一联串完善的善后措施。一旦发现?;?,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毁灭所有的证据。

    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吸取之前的教训,既然他想要试探我们,那么我们假装他并不处于我们这次的侦查范围之内,让他放心大胆的去出国。

    我相信,算是他真的出国了,算是他真的逃亡到了海外了,他也未必能够在外面长期的呆下去。毕竟,现在越来越多的问题官员已经意识到,国外并不是法外之地,逃亡到国外也未必有在国内呆的舒服。尤其是吴正富已经成了前车之鉴,他的悲惨遭遇足以让很多人引以为鉴。所以,我相信张海最终应该不会留在国外?!?br>
    邱满堂听李天逸分析完之后,沉吟了片刻,点点头说道:“李书记分析的很有道理,那按照您的意思办吧,我这跟家里说一声?!?br>
    此时此刻,张海刚刚接到省纪委那边给他的回复。通知他可以前往国外进行探亲。

    张海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此刻的他头发已经花白,满脸的皱纹,因为平时思虑过多,所以眼袋很深,很明显。

    李天逸分析的没错,此时此刻的张海已经得知了省纪委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开进了纪委别院的情况报告,这让他的心开始变得惴惴不安起来。

    对于自己的角色定位,他的心是非常清楚的。自己可以算得是姚建国的白手套,或者说是姚建国的挡箭牌。

    姚建国平安,则自己基本不会出现问题,但是一旦省纪委把目标锁定在姚建国的身,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成为省纪委围猎的目标。

    所以,虽然他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声,但是一项警惕性非常强的他还是决定试探一下省纪委那边。所以才提出了前往澳大利亚探亲的申请。

    他没有想到,自己提出来之后,时间并不是太长,获得了省纪委那边的批准。这样看来,省纪委应该没有发现他的问题。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购买了当天晚的机票,直接飞到了澳大利亚。他准备在澳大利亚待两三天的时间,先观察一下桃州市那边的动向,如果没有什么?;?,他再返回去。

    此时此刻,负责调查张海的张涛,正带着自己这个小组的所有成员,翻阅着之前省纪委对张海展开调查的卷宗材料。

    由于现在省纪委内的很多卷宗则已经建立了数据库,所以,他们即便远在桃州市,也可以通过手机和平板电脑随时随地的查看他们想要查看的卷宗信息。

    经过长达七个小时的大量翻阅材料和汇总,张涛他们终于找到了他们想要的信息。

    一名手下向张涛汇报到:“张主任,在2011年的时候,省纪委专案组曾经得到过线索,是当时张海曾经担任桃州市格瑞电气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时候,这家公司的香港分公司总经理梁景华曾经向他行贿,分期提供给张海在加拿大读书的儿子10万美元的费用。

    不过从卷宗显示的笔录来看,省纪委找到梁景华的时候,他刚开始是承认这个事情的,但是后来却又翻供了。

    所以我认为,现在张海已经身在澳大利亚,那么我们这边完全可以再次对这个梁景华展开秘密讯问。而且梁景华现在正在吴州市省第二监狱服刑。

    因此,算张海的信息再发达,手伸得再长,恐怕要想伸到吴州市,难度也非常之大。

    再加现在他已经人在澳大利亚,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和空间的差距,对这个梁景华进行心理攻势。也许到那个时候,梁景华的心态会发生巨大的变化?!?br>
    张涛听完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向着对方竖起了大拇指,陈主任不愧是研究心理学的专家,这个建议非常好。我们现在立刻分头行动,陈主任带着一个人直接悄然前往省第二监狱前去对梁景华展开讯问,而我则继续带着大部分人留在这里迷惑对手,装腔作势?!?br>
    陈主任是第八巡视小组的组长。他是搞心理学研究的,能力非常出色。不过他对张涛也非常佩服,便笑着说道:“好,老丁跟我一起走吧,我们这出发?!?br>
    随后,张涛带着众人一起走出落脚点,兵分三路向不同的方向进发,陈主任带着老丁打了一辆车直接离开。为了防止期间有人跟踪,陈主任和老丁接连换了三辆出租车,最终停在了高铁站,乘坐高铁直接返回了省会吴州市。

    当天晚8点多,陈主任和老丁赶到了省第二监狱,经过一番妥善的安排之后,他们见到了在这里服刑的梁景华。

    梁景华没有想到,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省纪委巡视组的人竟然再次找了他。

    老丁今年50多岁,但是看起来和60多岁的人没什么区别,满脸皱纹堆积,显得十分苍老,但是他的那双眼睛却是犀利异常,尤其是他的鹰钩鼻子,更是给人一种威慑感。

    在讯问的时候,陈主任只是默默的站在旁边仔细观察梁景华的表情,而讯问的工作则交给了老丁。

    老丁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梁景华,我们省纪委巡视组今天找你过来,主要目的还是想要弄清楚2011年的时候,关于你所交代的与张海有关的事情,为什么后来又翻供了呢?”

    梁景华沉默不语。

    老丁冷笑着说道:“梁景华,我知道,你以前不敢说甚至翻供,是担心受到张海等人的迫害,那么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因为张海发觉事情不对劲儿,已经跑到澳大利亚去了?!?br>
    说着,老丁直接拿出了省纪委批准张海前往澳大利亚探亲的材料,以及张海乘坐飞机的行程单。

    梁景华看到这两份材料之后,他的表情明显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眼神依然还带着一丝犹豫。

    在这个时候,老丁语气严厉的说道:“梁景华,其实算你不说,一旦张海被我们天计划抓回来的时候,他也会主动交代你们之间的事情的,如果你现在不主动交代的话,一旦等他交代了,那么等待你的,将会是在现有刑期的基础叠加一些东西,其后果你想过没有?”

    老丁说完之后,梁景华的脸色明显又发生了变化,额头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在这个时候,陈主任突然说道:“梁景华,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前段时间,我们省纪委巡视组的三名工作人员和三名桃州市的问题官员再返回省会的途,被人人为制造车祸并引燃了车祸现场,导致六人全部死亡,一人重伤。

    我们新任的省纪委书记李天逸同志大发雷霆,撤回了所有部署在全省各地的巡视组成员,集到桃州市展开巡视工作。你认为,桃州市的那些人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呢?否则的话,我们又为什么会找到你呢?

    如果你主动交代了问题,那么次你承认之后又翻供的事情,我们省纪委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也不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你的问题,以增加你的刑期,如果你交代的问题确有重大代罪立功表现,那么我们可以考虑为你争取一些减刑的机会,至于何去何从看你自己选择了?!?br>
    陈主任和老丁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一唱一和之下,梁景华的内心深处发生了激烈的变化。

    梁景华沉思了足足有四五分钟的时间,这才缓缓抬起头来说道:“你们刚才所说的话算数吗?如果我给你们提供了足够的信息,能算我戴罪立功吗?”

    陈主任淡淡的说道:“那得看你的信息对于我们推进整个案件有没有实质性的帮助了。如果确有帮助,我们也没有必要苛扣你的功劳,该为你争取的优惠条件我们肯定会争取?!?br>
    梁景华眼神露出了决绝的神色,似乎做出了决定,说道:“好,既然如此,我愿意戴罪立功。

    不仅仅是我当时曾经给张海8万美元的好处费,其他每个分公司总经理要想坐稳这个位置,每年都至少要拿出5万美元以才行,否则的话,张海绝对有办法将我们这些分公司经理拿下去。

    我记得是在2010年的时候,张海不过我们公司技术人员的强烈反对,擅自决定以500万美元的代价,从意大利进口了一批空气压缩机,但是,这些设备根本不符合我们公司的需求,而两年之后,这些设备按照废铁卖了不到3万元人民币。

    那个时候,这件事情是我按照张海的指示去操作的。说是按废铁卖了,其实这些设备又被重新装箱发回了意大利的这家公司,这家公司给了张海180万美元的回扣。他给了我10万美元,剩下的全都揣进了自己的口兜里。

    而且据我所知,当时之所以会花500万美元购回这批空气压缩机,是因为当时意大利的这家公司的销售人员给了他50万美元的公关费。

    所以,这里里外外,张海至少拿走了230万美元的好处费。但是他却给国家造成了500万美元的损失。而那家意大利公司相当于只是存货了两年的时间,却什么都没有付出赚走了270万美元?!?br>
    陈主任问道:“你有证据吗?”

    梁景华点点头:“张海给我转账的时候我留下了转账记录,包括我们之间的对话录音,我都留了下来。是担心他事后对我不利?!?br>
    “这些证据在哪里?”老丁问道。

    “都在我的邮箱里?!绷壕盎档?。

    陈主任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机,让他把这些证据下载到自己的手机。

    梁景华十分配合,立刻登录自己的邮箱账号密码,将这些证据下载下来。

    当陈主任和老丁从省二监狱离开的时候,两人的脸既兴奋又凝重。

    兴奋是因为他们完成了任务,凝重是因为他们注意到,梁景华的问题十分严重,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因为根据梁景华的交代,后来张海离开这家国有企业,进入市政府担任政府办主任的时候,香港分公司那边依然还会每年给他8万美元的好处费。而且张?;挂越谏璞肝?,多次开具信用证给他的妻子的公司注入资金。

    在这种操作之下,国有资产的损失高达8000多万元。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